笔趣阁 >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> 第66章 第 66 章

第66章 第 66 章


第66章日本之行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来找乌桃,却是一脸苦恼,无奈地说:“乌桃,我没想到,她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我有点忙,咱们长话短说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:“那,那我请你吃饭吧,一边吃饭一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看看时间:“行,不过时间不多,我得尽快准备去日本需要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忙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两个人简单地到了附近一家饭馆,是做烤鸡翅的,私营的小饭店,味道不错生意也红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后,王培鑫道:“她在大学期间就开始处对象,现在读研究生了,继续处对象,已经处了好几个了,这么一算,竟然有七八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淡定地看着王培鑫:“怎么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:“没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笑了:“大好光阴,天之骄子,她不处对象干什么?只要她对每一份感情都是认真的,我支持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一听,差点噎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地看着乌桃,咬牙道:“我一直在给她写信,告诉她,我会想办法尽快调到北京来,到时候我们就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但人家也没说要等着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:“她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口气,无奈地道:“我没想到,我没想到她竟然这样,我一直在努力,想着等条件成熟了,我们就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尝了一口鸡翅,烤得倒是酥香,上面加了椒盐,味道好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认真地说:“士萱这么优秀,当然很多优秀的男生追求她,你如果真喜欢她,那就努力,打败别的男生,不然你以为呢,凭什么她就得一心想着你,为你守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:“你觉得,我还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我觉得一半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:“怎么一半一半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你好歹是从小的青梅竹马,条件也不错,前途无量,而且你长得也可以,高高大大的,士萱就喜欢个子高的身体强壮的,她说有安全感,所以总体来说,你在士萱那里胜算很大,当然了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:“当然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你最大的问题是,永远不要表现出和她爸爸相同的气质或感觉,她对她爸爸的恨,超过你的想象,任何人,如果让她想起她爸,那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陡然明白了,他低头想了想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培鑫,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知根知底,这个世上,如果说还有惦记着士萱真心关心她的人,那我觉得,我应该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神情一震,他望着乌桃;“乌桃,我知道,这些年,你一直陪着她,几乎算是她的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所以我也希望她幸福,是真正的幸福,她处过好几个对象,但是她其实就是玩玩,但都不够走心,希望你能打动她,让她相信感情,让她真正拥有爱情和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培鑫默了好半响,郑重地道:“我会的,我一定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准备好资料后,打算前往日本,出发前,大杂院里邻居朋友,还有大姑大伯家,全都找来,问起来能不能带什么,宁妙香见这情景,忙说乌桃是紧急出差,到时候不一定有时间到处走动,再说一个人也未必带得了,最后说如果方便,能捎带点什么,到时候给大家分分,大家这才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胡同出来时,恰好碰上了洛再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了北京超纶无纺技术公司,他有多年工作经验,又是大学生,会做事,升职得非常快,现在已经干到了主任级别,据说工资级别已经很高了。记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,两个人时不时也有联系,算是互相帮衬着,不过专业领域不同,也就是各走各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乍看到洛再久,乌桃打量了一番:“你现在越来越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穿上了黑色西装,整个人看上去收敛沉稳了许多,说话做事也靠谱踏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桃想着,可能是人见识多了,终究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扬眉笑了笑:“还行吧,反正努力干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问起来:“你这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便说起打算和公司成员前往日本调试的事,洛再久道:“那挺好的,出去见识见识,对了,要我送你过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不用了,我自己过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却道:“你等等,我送你吧,我车就在旁边停着,我其实正好有个事想和你谈,我们公司要负责一个对外项目,大概要购置几台计算机,但我们都不太懂,还需要你帮着看看怎么弄这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买几台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:“可能要五六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那可是一笔大数目了,得好好挑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:“对,所以我正想着让你帮忙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好,我这次去日本,时间也特别紧,这一趟过去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你开着车送我吧,路上我们正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往机场的路上,洛再久一边开车一边谈起来自己公司的打算,其实倒也简单,就是想购置几台计算机,不过怎么采购,以及采购了怎么用,这些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本没人会用。”洛再久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人会用,那为什么要采购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苦笑:“乌桃,你这就不懂了,我们做化工工作的,经常有大量化学分析计算,这些计算过程让人脑壳子疼,全都是数字,要一个一个算,稍微马虎就出错了,一个数错了,一切都要推倒重来,我们也是通过和国外的合作交流,发现目前国外已经上了计算机,人家用计算机做数据分析,可我们还是土办法呢。别管是分析速度还是灵敏度,都被人家落下一大截。而国外这几年还搞起来据说是化学分析的第三次变革,他们用计算机控制的方式来做,分析过程又快又准,想想吧,我们十天半月搞好的计算,人家一天功夫就搞好了,你说怎么比,怎么追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听着,明白了:“计算机如果能应用在化工化纤制造中,可以节省大量的人力,也能提高效率,时代变了,我们再用笨方法,无异于马车和人家火车拼速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颔首:“是,当我了解了国外在做什么,再看我们的无纺技术工厂,真是落后太多了,现在我们虽然不懂计算机,但也得跟上节奏,慢慢地熟悉起来,把这一项高科技为我们所用。所以最近,我向我们总经理提出来,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,我们也必须上计算机,学会计算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现在计算机分为几种类型,还是得详细地分析具体的需求,同时还得考虑,把计算机和你们现有的分析仪器结合起来,这样也能节省人力物力,减少错误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皱眉:“能结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可以试试,等我从日本回来,我去你们公司了解一下,如果有可能的话,到时候再详细分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来了兴致,便详细地和乌桃说起化纤无纺工厂的生产模式,以及具体的化学分析过程,乌桃一边听着,一边适当地进一步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发现,洛再久虽然才工作了两年,但是他对自己工厂的生产流程以及其中弊端,竟然都了如指掌,可以说是业务精通,而且提起本行业将来的发记展趋势以及国外形势,他也很有些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桃不免暗暗叹息,想着这些年,社会发展变化快,周围的人也都在变,洛再久更是,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混混少年了,他有多年的工作经历,又在高等学府接受了知识熏陶,现在性子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才几年功夫,眼皮底子,人就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说了一路,当抵达机场的时候,洛再久才突然想起来:“对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不用了,回来时候还说不好呢,这次是和日本做联合调试,能不能成,其实心里也没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再久便笑了:“行,那等你好消息吧,要不这样吧,等你回来,你记得联系我,到时候我也好和我们总经理提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:“没问题,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和洛再久的这一番沟通,更让乌桃理解了导师的话,果然计算机的功夫是在实验室外的,这本身就是一项应用科学,必须理论结合实际,同时也更加明白,为什么计算机技术将成为将来的一项最关键技术,因为它可以和任何一门学科相结合,成为任何一个行业最强有力的辅助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机场,和陈通等汇合后,一行五个人,赶赴日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乌桃第一次出国,不得不说,到了日本后,她是有些意外的,没想到同一个地球上,日本的经济发展这么好,那是自己平时在电视里和报纸上只看画面不能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通等人其实也是第一次到日本,难免有些兴奋,不过大家想起自己的目标,要和日本人合作,要和他们谈生意,还要从他们手中抠到利润,一个个不免有些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抵达日本后,先过去了日本横滨,在那里顺利地见到了日本公司负责人,简单开了一个会议,一行人只有一个懂日语的,其它都说英语,于是会议便出现了日语和英语交杂的情况,好在也能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本方显然对于他们的底层驱动程序还算满意,但也要考虑到最终调试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通和乌桃对视一眼,便也明白,最终的调试效果,就是他们的议价本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接下来,整个团队几乎没有任何异议,全身心投入到调试开发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在国内的工厂,他们已经调试过了,但是到了日本,和日本机器对接后,这才发现许多想法是根本经不起现实检验的,比如日本的文字处理机器都是热转印式,这种打印头对纸张质量以及当时的室温都有要求,室温自不必说,中国大陆是没办法模仿日本温度的,而纸张方面,又要求高质量的纸带,国内纸带能不能达到这个要求,也根本无法保证,更不要说国内很多单位采用是蜡纸,这显然不能支撑这种价格高昂的文字处理机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让大家陷入了激烈的争议中,有人认为可以让中国人改变习惯,但是陈通和乌桃商量过后,坚决排除了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在中国的各大单位,都是在用铅字打字机,这种打字机配置的是蜡纸,而要让他们将价值几千块甚至上万的中文打字机推到各大单位,再让他们摆脱原本廉价的蜡纸,全都改用高昂的打印纸,这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桃肯定地道:“肯定有些单位用得起,但那将极大地缩小市场规模,我们远道而来,不是为了那几家单位,而是希望中国绝大多数单位都能用上你们日本的中文打印机。我们可以接受一时的挫折,也可以接受付出更多开发代价,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将昂贵的器材强硬地推向中国市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这么说的时候,在场的日本人全都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姑娘也不过二十岁出头,长得清秀姣好,但是说话斩钉截铁的清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面记面相觑,其实都意识到,乌桃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日本方面重新开会商议,两天后,他们给出一个解决方案,重新为中国市场设计一款打印机器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这个总方针确认下来后,他们便尝试着使用击打式的打印机头,同时商量好了一个大的开发框架,由三合公司来负责总体开发方案的设计,同而日本方面则负责打印机芯和液晶显示屏,用他们现有的硬件设计来做底层架构,同时为三合公司提供bios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通和团体再三商议研讨过,最后大家到底是同意了这个方案,这么一来,虽然硬件底层需要日本支持,但是软件架构属于自己全权开发,也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桃研究过后,道:“如果我们只需要他们提供bios接口,减少和他们的交互和耦合,不会受制于人,一旦和他们的合作出现问题,那我们可以果断地更换底层硬件供应商,不至于受制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通赞赏地看了她一眼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小日本精着呢,我们不指望讨他们便宜,但是也绝对不能受制于人,哪一天不痛快了,咱就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显然,日本人也有日本人的打算,他们付出了努力,希望三合公司代替他们开拓中国市场,也希望自己的客户群体更有黏性,于是在漫长苦闷的调试中,又伴随着间歇的谈判,一些接口细节,都要仔细确认,双方仔细计算着,处处小心把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这一切终于尘埃落定,已经是三周以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后面的价格谈判过程,乌桃并没参与,是陈通带着同行的彭文元和日本人谈的,她不知道怎么谈的,但最后谈下来四百美金的进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陈通对彭文元大加赞赏,说他是砍价的高手,一口气把日本人的一千多美元降到了四百美元,这样比东芝打印机便宜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,乌桃几乎想拍案叫好:“从一千多美金直接回落到四百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通也有些激动:“这也是死磨出来的,能拿到这个价格,我们在中国打印机市场上,将狠狠地挑开一个口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文元很有些得意:“在市场上,我们必须做到价格足够低,只比别人低一星半点是不行的,要让用户下大决心必须买我们的,而不是别人的,那就是要低,把价格压低,咱就成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迅速地算着:“现在进口打印机价格在一万左右,我们四百美金的进价,大概是不到一千元的成本,但是考虑到其它运营费用,以及我们的研发费用,后面维护费用,我们可以把价格定在四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通一听,哈哈笑出声:“江乌桃同志,我们英雄所见略同!我也觉得,四千多吧,远低于目前进口打印机市场价,但是我们又能有足够的利润!”

        彭文元:“是,四千多,我们接下来能大赚一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也笑了,可以说,一切都算是非常顺利了,这次的日本之行也算是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要紧的任务结束了,一行人也有心情到处逛逛了,乌桃趁机买了一些零散的用品,唇膏什么的,物美价廉,到时候带回去给大杂院里分分,看了一番,又买了四瓶日本资生堂的抹脸油,想着到时候自己一瓶,妈妈一瓶,给孟士萱一瓶,还有一瓶可以给自己哥哥,到时候让他送给他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桃还想给自己的导师买个礼物,但一时也不知道买什么,后来还是陈通指点:“我打算买个领带,你也买个领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想想:“行,领带的话,我干脆买两个吧,给我哥也买一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通耸着眉琢磨起来:“可以给你哥买,另外你再给我参谋下,我也得给我媳妇买抹脸油,你刚才买的什么,你也帮我找一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看他那样,忍不住笑起来:“我要送这个那个的,不好买多了样子,只能买那一种记,你既然给自己媳妇买,可以多买几样,我帮你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通连连点头:“对,多帮我媳妇挑几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乌桃越发想笑,她挺喜欢陈通的,也喜欢陈通媳妇,她觉得陈通这两口子都特别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陈通这样一个人成为工作合作伙伴,也算是自己的幸运。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80412200/26049961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