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七境之上 > 第6章 第6章

第6章 第6章


那名黑衣封王露在外面的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锋芒,吩咐道: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便有几人丢下沈逆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眉峰一皱,便将那把红玉剑拿出来,以真气催动,那剑中的真气与她的真气相合,成互相辉映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红色的剑身渐渐变得透明起来,剑身周围燃起一层炽热的火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破千军!

        破千军是她修行的全属性功法,遇风则是风刃,遇水则是水刀,遇火便是火镰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用惯了火系功法,所以剑身挥出去的瞬间那层火焰骤然暴涨,如一把火镰掠过近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臣八重的修为加上天阶功法的火焰,同境界修为的修士身体自然不能硬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反应慢的没有来得及用功法防御,粘上火焰,霎时疼的在地上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衣封王避开玉天从的攻击,眸中显出一抹焦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离尘宗这种大派惹不起,若是要惹便是要全部杀尽不露痕迹,眼见久攻不下浪费许久时间,又恐离尘宗的增援赶来,当下阴沉着脸道:“撤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黑衣人如潮水一般退去,燕沉月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,朝玉天从拱手道:“想来贵宗的援兵也快到了,在下便告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现下并不想暴露身份,又恐时间久了被玉天从认出来,如今见此地已没什么威胁了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且慢,今日你们相助之恩来日离尘宗自有回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玉天从说罢递给她一块青玉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见是玉天从的身份牌,便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物是我离尘宗的信物,阁下来日持此物上离尘宗,老夫自会满足阁下一个请求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方?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拒绝道:“我与贵宗也算有些缘分,此番出手也是打抱不平,恕在下不能承此玉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目光坚决,玉天从便将玉牌收了起来赞赏道:“阁下磊落,令老夫佩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玉天从道别之后,二人继续朝风之城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走后,玉天从翻看地上死去的黑衣人,发现他们身上并无能证明身份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身时忽然瞧见尘土中一枚青色的玉牌,玉天从诧异的将其捡起来,只见上面刻着宗主亲传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明就是燕沉月的身份玉牌。

        玉天从望着燕沉月离去的方向,目中露出一抹探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去风之城要路过葬剑谷,据说此地很久以前曾发生过一场战斗,死了许多修行者,而他们的兵器大多被掩埋在地下,遂被称为葬剑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地经常有修行者前来寻找神兵宝器,又时常发生抢夺之事,因为神兵无主,谁能拿到便是谁的,故而此地最为吸引那些喋血之徒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地此地便成了云滕帝国内一处令人鄙夷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和沈逆到达葬剑谷时,已是半月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苍穹已黯,远远地便能看到谷中传来的零星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近了,发现那些火光是谷口处的一些寻宝者点燃的火堆,三三两两一队人,搭着个简易的帐篷,似乎在此有些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葬剑谷之后就是黑沙地,常年有黑沙风暴侵袭,走在黑沙地的人若不熟悉地行遇到风暴之后很容易迷失在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到一处沈逆便与她讲此地的由来以及可能存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穿过那些寻宝者,朝谷中走去,这谷中因为这些寻宝者的光顾,倒也有人做起生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谷中有家不算大的店铺,出售一些地图,食物和水,还有一些简陋的歇脚的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是位二十多岁的女子,名唤月霜,她二人到时,老板娘正在与一支商队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般年纪的女子在此地开店,你可莫要小瞧了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沈逆的提醒,燕沉月顿时好奇道:“听沈大哥的语气,似乎认识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逆摇摇头:“葬剑谷我这是第二次来,这位老板娘在这葬剑谷中颇有些名气,我只听人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点点头,这谷中来的大多是什么人她这一路听沈逆说过,算是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女子能在这群亡命之徒聚集之地开了家店来,还安然度过这么些年,不是有背景便是她自有一番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二人走近,那位月霜老板娘正巧与商队说完话,回过身看到她们,便招呼道:“是住宿还是补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逆上前递了一袋灵石:“劳烦给我们两间歇脚的屋子,和一些吃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妩媚一笑,接过灵石袋子,纤细的腰身一扭,便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嘀咕了一声:“好一位风情的美人,竟埋没在这风沙凶恶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耳朵一动,仪态万千的身姿回眸,娇笑道:“小姑娘真是好眼光,既然是夸我的话不妨大声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背后议论别人被发现的尴尬霎时让燕沉月脸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红着脸走进老板娘指给她的屋子,关上门时,见老板娘倚在她门上,便问道:“老板娘还有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食指快速在她下巴上摸了一把,调笑道:“你既然夸了姐姐,那姐姐便送你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烦请姐姐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也不介意被她调戏,听到有消息,便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日有黑沙暴来临,听闻是百年一遇的黑龙卷,到时候这葬剑谷或许会因为这黑龙卷而露出那一两把神兵出来,妹妹若是不急着赶路不妨多留几日瞧瞧热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说完,便扭着她婀娜的身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确实不急于离开,和沈逆共享了这个消息之后,两人都愿意在此地多停留几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不用担心在黑沙地里遇到风暴迷失方向,二来也能见识见识究竟能出世什么神兵宝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只要他们不抢夺,离那些亡命之徒远一点,应当不会被波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醒来时,满身风沙,燕沉月出了房间去打了盆水回来洗漱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一夜风沙,看来那黑龙卷很快便要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谷中的人们也都做了准备,脸上大多都是一片谨慎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他们来此地大多都是听到了黑龙卷能将宝物带出的消息,早早的为这一天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商队停留在此则是怕风暴时在黑沙地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无事便和商队的队长聊起天来,打听到他们也是要去风之城,便与他商定黑龙卷之后与他们同行,一路上也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逛了一圈回到店里,沈逆正帮着老板娘将几盘吃食端上桌子,见她回来便招呼她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吃着,鼻间闻到一股清香,老板娘纤腰一扭坐在她身侧,娇柔一笑问道:“妹妹昨夜睡得安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吃饭的动作停也不停,想也知道这老板娘必然用她那双魅惑丛生的双眼看着她,真不知道她在这谷中如何安然无恙到如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口中嚼着东西,口齿不清道:“还不错,多亏了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轻笑一声,伸出一只手臂搭在她肩上,整个人柔若无骨般靠了过来:“那妹妹是否考虑多留几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背上的那一阵柔软,燕沉月终于是不能装作无事,将筷子放下,快速向边上挪了挪,道:“我已决定等黑龙卷过去再走,这几日还要多蒙姐姐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收回手,斜靠在桌上,一手撑着头,懒散的望着她:“妹妹是帝都来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燕沉月的回答,老板娘看向店外,目光显出一丝怀念:“再过不久我也该回帝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也是帝都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将目光收回来,落在燕沉月脸上,难得正经道:“小家伙,姐姐叫月霜,日后回了帝都记得来觅宝拍卖行找姐姐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觅宝拍卖行的人,她在帝都认识的人一只手便能数过来,听闻是她知道的地方,顿时便觉得这位月霜老板娘亲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拱手一礼,燕沉月道:“日后妹妹回了帝都定去拜会姐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霜起身:“好了小家伙,姐姐这几日还会在这里,若是你遇到了什么难处,尽管来找姐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霜走后,沈逆也正好放下筷子,燕沉月见他吃饱了,便将自己早上的所见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    沈逆又拉着燕沉月在这谷中逛了一圈,他斩将七重,多少能看出一些别人的修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没发现什么封王及以上境界的人,有半数在不臣,半数在斩将,若是一不小心与人动起手来,燕沉月不臣八重,他斩将七重倒也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摸清了葬剑谷的形势后,黑龙卷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铺天盖日从山谷北面席卷而来,所到之处一应物什皆被风势卷入,谷中是一处躲避沙暴的天然地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和沈逆便躲在月霜的店中,等待黑龙卷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沙遮日,四下早已没有了光线,只余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不知哪里传来一声惨叫,黑暗里顿时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兵之声霎时响起,不时传来一声凄惨的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心下一沉,想是有人见黑龙卷来了,大家都看不见时起了杀心,毕竟死一人夺宝之人便少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忘楼,忘楼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稚嫩的童声传来,燕沉月心下一震,怎么会有孩子!

        当下便坐不住,打开店门,瞬间风沙吹了进来,灌了她一嘴,她将嘴里的沙粒吐出,用丝巾将口鼻遮起来,一手遮着眼睛,循着声音来处找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风沙中基本无法辨别出什么来,她只能仔细去听那声音传来的方向,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隐隐约约看到个小小的人影,她便走进了大声唤道:“小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小的人影便慢慢向她这边移动,眼见到身前了,燕沉月便一伸手将她拉过来护在怀中,向店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艰难的走到店内,她将门关上,一回头,只见微弱的光下,沈逆和月霜都疑惑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便解释道:“方才听到一声小童的声音,我便去将她带了回来,等到风沙过了再寻她家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说出这番话后,见沈逆和月霜的表情有些怪异,以为她们不信,便将手中牵着的小童往前一拎:“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她字在看到手中一把剑时戛然而止!

        她心下一阵惊诧,分明她方才牵到了那小童的手将她带了回来,怎么转眼间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月霜走近她道:“我曾听族中长辈说高阶的兵器会生魂,其状便如人一般,能言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沉月将手中的剑拿起来放在眼前,一脸的不可置信:“你是说我方才遇到的小童是我手中的这把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霜叹了一息:“你来这几日可曾在谷中见过谁带个孩子过来,境界低一些的修士都对此地避之不及,更遑论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逆拍了拍她的肩:“妹子,你可能捡到宝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月霜道:“快些收起来,风暴过后必然有一场争斗,你心善才得了这把有剑魂的武器,切莫声张。”


  https://www.biqiugege8.com/book/55161603/24131551.html
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ge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ge8.com